Monday, 11 June 2007

2006年柔佛州人权报告(序言)

柔佛州人民之友工委会于2007年1月21日发表了《2006年柔佛州人权报告》。以下是该报告书的序言,请开启贴上的文件以阅读全文。

2006年终,柔佛州发生了历年来最严重的大水灾,使不少人陷入水乡之中,造成的损失更是难以被估计。在面对严重水患时,柔佛州政府显得措手不及,各种救援工作和行动都无法在第一时间被启动,这赤裸裸的显露出他们应对灾难时的智慧和应变能力,都处于坐以待毙的情况!救灾行动无法制止各种流言,也显示出政府的公信力备受考验,这也是政府作业和资讯不透明化的后遗症。

2006年依然困扰柔佛州人民的大事是,社会治安不宁的问题。居住在柔佛州的人民无不人人自危,无论在家中、出外或上班,都战战兢兢担心自己和家人成为匪徒的目标。在民间更有人自讽说,"没有被匪徒抢过的人,不算是新山人!"虽然治安问题所造成的财物损失和人命的伤亡已敲响了警钟,但是执政者和警方依旧无法提出一套有效恢复社会治安的解决方案。

警察滥权的事件,在这一年里还是层出不穷。今年死于柔佛州警察拘留所的案件共有两宗,这些案件都还没有召开验尸庭调查死亡原因。另外,警察涉及使用不当的暴力手段对付民众和发生警察贪污滥权的案件,使民众对警方失去信心。

位于新邦令金的扣留营更是柔佛州人权记事本的污点。该扣留营中扣押了许多不经审讯的被扣留者。马来西亚政府曾批评美国在关塔摩湾监狱(Guantanamo Bay)进行无审讯的扣押,然而在马来西亚国土上,政府依然利用《内安法令》、《紧急法令》和《危险毒品法令》剥夺国人获得公平审讯的权利。

除了现有法令依然钳制公众的言论和集会的自由,公众人士也面对来自执政党和反对党及一些民间极端分子的打压。

另一项关系全柔人民的议题是,地方议会政府的行政及作业不透明化。不少例子显示,身为"父母官"的县市议员,不但无法为民众解决民生问题,反而时常成为问题的制造者。这也可以追索到县市议员并非通过民主选举制度被遴选和委任。

没有对居住和大自然环境保护工作做出妥善的规划和执法,也在困扰着我们日常生活。最好的写照莫过于,非法埋毒废料事件、自来水不清洁和最近发生的大水灾。

宗教间的包容和互相尊重,也在这一年内受到严峻的考验。宗教膜拜场所在缺乏沟通和安排下被拆毁,更使雪上加霜,增加彼此间的猜疑。

国民型学校面对不公平对待,已是屡见不鲜的事实。无论从常年资源分配、拨款、学校增建或教师职员数量不足等等老问题,依旧没有从根本性的解决。

难民、寻求庇护者与无证件移民依然是遭到严重剥夺人权的被边缘化群体。无论是在工作上、生活环境或人生安全,他们都是没有受到保障的一群。

0 comments:

通告 Notification




Malaysia Time (GMT+8)